來自?行業新聞?2019-05-26 16:39 的文章

啟信寶與第一財經聯合發布《中國城市產業創新活力地圖》

在構成一座城市創新力的眾多要素中,產業創新相比于高校和科研機構更接近應用層,也能更大規模地帶動與創新相關的人才和資本的集聚。因此當我們需要跟蹤一座城市的創新能力發展時,摸清城市里的產業創新實力和空間布局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其中,高新技術企業是每年由科技部主導認定的具備高新技術、擁有核心知識產權、重視研發投入和活動的企業。由于認定要求嚴格且每次認定只有3年有效期,這類企業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中國城市產業創新的活力。

第一財經·新一線城市研究所與啟信寶合作,為科技部每年公布的高新技術企業名單匹配完整的企業信息和地理空間位置,應用數據技術挖掘企業、行業和產業信息,以此對中國主要創新城市的產業創新活力展開分析。

從高新技術企業的總量來看,4座一線城市保持著明顯的領先優勢。北京在有效期內的高新技術企業接近2.5萬家,最少的上海也有9200多家,它們構成了產業創新的第一梯隊。

啟信寶與第一財經聯合發布《中國城市產業創新活力地圖》

不過相比于其他增長勢頭更猛的新一線城市,4座一線城市的高新技術企業年度增幅都在30%左右。其中廣州增長速度最快,在2018年新晉成為擁有超過1萬家高新技術企業的城市。

東莞、蘇州和天津3座城市都擁有超過5000家高新技術企業,在新一線城市中處于第一梯隊。與城市商業魅力指數不相匹配的是,緊隨其后的是二線城市佛山,2018年這里增加了1702家高新技術企業,如果按3年有效期計算,整體的增幅達到了58.46%。

佛山之后,還有8座新一線城市和4座二線城市能進入高新技術企業總量前20的名單。在它們之中,南京的增長速度最快,超過了80%。

城市群對產業創新的意義在于,幾座具有較高創新實力的城市能夠連結成片,在技術和產品產出上形成互補的上下游鏈條,釋放更大的創造力。

在不久前公布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是這片區域發展的重要目標。而這個目標的提出也是基于珠三角城市群已經具備的產業創新活力。不計入港澳兩地的創新實力,深圳和廣州已經在高新技術企業名單中構成了雙城鼎立的格局,周邊的東莞、佛山、中山和珠海也都擁有2000家以上的有效高新技術企業。

啟信寶與第一財經聯合發布《中國城市產業創新活力地圖》

一個創新活力良性發展的城市群中,頭部城市的創新實力應當相對均勻。計算各個城市群內首位城市的高新技術企業數量占比可以大致判斷出城市群內創新要素的分配情況。京津冀城市群內,85%的高新技術企業集中在北京和天津兩座城市,而其中北京的高新技術企業數量占到了京津冀總量的71%,這對天津和其他河北城市的發展并不能算是一個好消息。

合理的產業結構能對城市之間創新力的連結起到更大的推動作用。新一線城市研究所與啟信寶針對《2016年國家重點支持的高新技術領域目錄》中涉及的行業分類,結合啟信寶自主研發的企業知識圖譜相關數據挖掘算法和圖譜技術,對高新企業的行業屬性重新做了梳理,進而摸清了每個城市里具體的高新技術產業結構。

作為城市群內各自的核心城市,北上廣深均擁有較完整的產業門類,從傳統的制造業與商貿服務,到金融、互聯網、生物科技、智能制造、新能源等各新興行業都有一定的引領作用。

啟信寶與第一財經聯合發布《中國城市產業創新活力地圖》

高新技術企業數量排名靠前的幾個新一線城市和二線城市不少都有自己鮮明的特色,并能與周邊的一線城市形成良性互動。

佛山國家高新區就聚集了一批以制造業為主的高新技術企業。它的發展基礎是珠三角地區原有的勞動密集型企業。建筑用鋁合金型材生產企業轉型做手機用鋁型材、家具或建筑公司投入研發生產型機器人,這類通過改造傳統產業誕生的高新技術企業構成了佛山的產業創新活力。

杭州的高新技術企業則以互聯網及軟件信息技術為主。以西湖區為例,互聯網及軟件信息技術服務業、科技推廣和應用服務業是近年這里高新技術企業數量增長最快的行業。

個體的技術人才在擇業時更傾向尋找有更多工作選擇的地方已經成為人才全國性流動中的一個重要趨勢。這意味著,與創新活力緊密相關的人才通常會偏向去某個行業更成規模的城市尋找機會。

過去一年的“搶人大戰”中,不下10個新一線或二線城市陸續降低落戶門檻或推出人才獎勵政策,以期為城市引入更多高層次人才。但如果城市內缺乏排位靠前的創新產業,這樣的政策最終能夠拉動的技術人才遷徙效果并不會很顯著。因此要與人才政策配套,更重要的是建立幾個有一定規模和影響力的新興產業,再配合將有限的政策優惠、資金等資源集中到最具潛力和比較優勢的行業上,才能真正提升城市的競爭力和對人才的吸引力。

天津

连码